代玩好运快3怎么样:善意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問題再探析

來源:張偉 作者:張偉 人氣: 發布時間:2014-07-08
摘要:封閉辦案1個月后,案件第一階段順利殺青,出差歸來,周末恰逢世界杯,爽了!喜刷刷的同時,也要來點思考,毛主席說過 xxxx要天天講、月月講 ,哈哈,對于稅收業務,也要天天講......
baidu
百度 好运快3开奖软件 www.gadfp.com

好运快3开奖软件 www.gadfp.com 封閉辦案1個月后,案件第一階段順利殺青,出差歸來,周末恰逢世界杯,爽了!喜刷刷的同時,也要來點思考,毛主席說過“xxxx要天天講、月月講”,哈哈,對于稅收業務,也要天天講、月月講,看球不學習,看球不踏實,來篇小文章,以填補看球看瘋了的winwind的心靈吧!

這兩年筆者一直在辦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大型案件了,比較起過去,案值不斷上升,1億元金額以下的案件,只能算毛毛雨,而在有貨虛開中,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認定問題,也牽動著下游企業無辜的或者無證據表明“有辜”的企業的心,動輒上百萬的稅款,不能等閑視之,無辜的心靈不斷提起行政復議、行政訴訟,這其中“善意取得”的辨析更加激烈,筆者試對其進行分析,水平有限,僅供參考。

一、什么是民法意義上的“善意取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共同共有人對共有財產享有共同的權利,承擔共同的義務。在共同共有關系存續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一般認定無效。但第三人善意、有償取得該財產的,應當維護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對其他共有人的損失,由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人賠償。

由上可見,民法意義上的善意取得是指對動產所有權外觀(占有)的合理信賴,法律應當?;ど埔獾諶說暮戲ㄈㄒ?。

二、什么是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
上世紀末21世紀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泛濫,嚴重侵蝕了增值稅稅基,國家稅務總局一方面加緊開發防偽稅控系統,另一方面加大了對虛開犯罪的打擊力度,連續頒發《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1997】134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font>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的補充通知》(國稅發【2000】182號)文件,對虛開行為進行嚴肅處理。但是兩文件“一刀切”式的處理,在購貨方(受票方)不知道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以下簡稱專用發票)是銷售方虛開的情況下,引起了嚴重的稅企對立,因此總局借鑒民法善意第三人的理念,出臺了《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0】187號)文件,該文件規定符合四個條件的受票方為“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一是購貨方與銷售方存在真實的交易,二是銷售方使用的是其所在省(自治區、直轄市 和計劃單列市)的專用發票,三是專用發票注明的銷售方名稱、印章、貨物數量、金額及稅額等全部內容與實際相符,四是且沒有證據表明購貨方知道銷售方提供的專用發票是以非法手段獲得。

由上可知,首先“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增值稅政策中的概念,嚴格來說企業所得稅中無此名詞。

案例1:2000年3月,河南省A公司從稅務機關領購100份手工版增值稅專用發票后,立即“玩失蹤”,河南省B公司銷售貨物給河北省M公司時,以偷稅為目的向A公司購買了1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以B公司的名義開具給M公司,這10份發票B公司未記賬。河北稅務機關經過稽查,發現M公司對B公司非法獲得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不知情。

稅務分析:
(1)B公司的確同M公司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
(2)B公司使用的是河南省增值稅專用發票;
(3)專用發票注明的銷售方名稱的確是實際銷售方B公司,并且其他內容也與實際相符;
(4)上例中,無證據表明M公司知道B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是非法獲得的。

稅務處理:
綜上,M公司完全符合國稅發【2000】187號文件的理念,屬于善意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
(1)根據國稅發【2000】187號文件之規定, M公司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額應予進項稅額轉出,未來如果B公司能夠重新開出合法有效的增值稅專用發票,M公司允許僅限稅務抵扣。

(2)根據《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已抵扣稅款加收滯納金問題的批復》(國稅函【2007】1240號)文件規定,善意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不予加收滯納金。

(3)M公司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否允許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總局并無明文規定,前面說過,企業所得稅上甚至從未有過善意取得的概念。目前,全國各地的執行情況五花八門,且這些規定多是《企業所得稅法》執行之前的規定,從法理上說,大多已經作廢:

《企業所得稅法》實施前的規定: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通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購進的貨物所得稅處理問題的批復》(國稅函[2003]112號)<全文廢止>。文件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所得稅法》第十七條的規定,企業各項會計記錄必須完整準確,有合法憑證作為記賬依據。因此,如果企業不能依照規定取得合法購貨發票,無法確定其支付貨款的真實性和準確性,其購進貨物所支付的貨款,在計算企業應納稅所得額時,不得作為成本費用扣除;

上述文件沒有說明這里的接受虛開是善意接受虛開,還是非善意接受虛開,因此應該包括善意接受虛開。該文件表明總局認為,只要是接受虛開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其成本一律不得扣除。當然隨著《外商投資企業所得稅法》的作廢,該文件也隨之已經作廢。

《北京市地方稅務局關于企業因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關企業所得稅處理問題的批復》(京地稅企【2003】114號)對密云縣批復:北京XXX公司在2001年7月從廣東某公司購進商品,貨款5872978.75元,增值稅進項稅額998406.39元,價稅合計6871385.14元,所有貨款于2001年9月支付完畢。凡企業屬于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在企業所得稅有關存貨的計稅成本方面,允許納稅人因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而不能抵扣的進項稅額增大其存貨成本。

該文件是筆者所見最寬松的一個文件,不但善意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成本可以扣除,轉出的進項稅額部分也可以扣除。該文件上位法淵源應追溯到《企業所得稅暫行條例》,由于其上位法已經作廢,該文件也應隨之作廢。

浙江省地方稅務局關于企業所得稅若干政策問題的通知》(浙地稅二[2001]3號)第六條規定:“按照國家稅務總局國稅發[2000]187號文件規定,企業在生產經營過程中,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購入商品實際支付的不含稅價款,在結轉成本時,準予稅前扣除”。

浙江省的規定同北京地稅略有不同,規定購進金額部分允許扣除,轉出的稅金不允許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個人認為這種規定不恰當,要么嚴厲規定全部不能扣除,如果規定成本部分能夠扣除,那么轉出的稅金就屬于成本的一部分,也理應允許在稅前扣除。

當然上述規定,在《企業所得稅法》實施后,也隨之作廢了。

《江蘇省國家稅務局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關問題的批復》(蘇國稅函[2003]37號)文件第二條:“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所支付的貨款可否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的問題。依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辦法〉的通知》(國稅發[2000]84號)第三條規定:“納稅人申報的扣除要真實、合法”,而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不符合上述要求。因此,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其購進貨物所支付的貨款不得稅前扣除。

江蘇省的規定則規定無論貨款金額,還是轉出的進項稅部分,一律不得扣除。

由上可以看出,《企業所得稅法》實施前,全國各地執行的五花八門,沒有統一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