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好运快3是什么:交易一方協助逃稅,法院酌定其對滯納金承擔部分責任

來源:無法入稅 作者:無法入稅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1-15
摘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 (2019)最高法民申3533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俞朝陽,男,1973年2月25日出生,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珠海市戎豐投資策劃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珠海市香洲區...
baidu
百度 好运快3开奖软件 www.gadfp.com

好运快3开奖软件 www.gadfp.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

(2019)最高法民申3533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俞朝陽,男,1973年2月25日出生,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珠海市戎豐投資策劃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珠海市香洲區翠仙路188號9樓A2室。

  再審申請人俞朝陽因與被申請人珠海市戎豐投資策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戎豐公司)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粵民終142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俞朝陽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申請再審稱,(一)案涉房地產交易的先決條件為交易價格以及稅費相加不超過4800萬元,雖然沒有書面證據證明,但是本案全部證據串聯可以證明這一事實。(二)《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7月30日)約定所有稅費由俞朝陽承擔,是因為當時稅費較低,并不適用于目前補繳高額稅費的情況。本案應從公平公正及合理的角度確定戎豐公司補繳稅費的分擔,戎豐公司亦存在過錯,不應由俞朝陽全部承擔。(三)戎豐公司補繳的相關稅費已超出雙方簽訂合同時的預期,不應由俞朝陽承擔全部責任;滯納金是稅務局對戎豐公司作出的處罰,應由其自行承擔;戎豐公司補繳的稅款及滯納金占用期間的利息亦超出雙方簽訂合同時的預期,本案爭議未能解決并非俞朝陽一人所致,由此產生的利息不應計算。綜上,請求本院再審本案。

  戎豐公司提交意見稱,(一)原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俞朝陽稱案涉房地產交易先決條件是購房價款和稅費相加不超過4800萬元,沒有事實依據。(二)原判決依據合同約定判決俞朝陽支付稅費并承擔滯納金,適用法律正確。綜上,請求駁回俞朝陽的再審申請。

  本院認為,原判決判令俞朝陽向戎豐公司支付補繳的稅費18,953,854.40元及利息、補繳稅費的部分滯納金9,401,819.32元及利息,并無不當。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規定,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合同無效。俞朝陽與戎豐公司簽訂的《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7月30日)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未違反我國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而《珠海市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9月9日)系俞朝陽與戎豐公司以合法形式掩蓋“逃避國家稅收”這一非法目的而簽訂的合同,原判決據此認定該合同無效,并根據《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7月30日)確定俞朝陽與戎豐公司之間的權利義務,并無不當。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一款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俞朝陽與戎豐公司應各自履行《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7月30日)項下的相應義務?!斗康夭蚵艉賢罰?013年7月30日)第二條約定,案涉房地產按戎豐公司凈收價交易,戎豐公司凈收價為4600萬元;第八條約定,辦理案涉房地產買賣過戶產生的一切稅費由俞朝陽繳付承擔。根據原審查明的事實,簽訂《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7月30日)后,戎豐公司將案涉房地產過戶至俞朝陽名下,俞朝陽向戎豐公司支付了全部購房款4600萬元,案涉房地產過戶時發生的稅費均系由俞朝陽實際繳納,戎豐公司并未繳納任何稅費。在本院組織的詢問中,雙方一致確認2017年戎豐公司補繳的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堤圍防護費、營業稅教育費附加、營業稅地方教育附加、土地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等稅費共計18,953,854.40元均系因案涉房地產過戶產生。因此,該18,953,854.40元補繳稅費屬于俞朝陽在《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7月30日)項下的合同義務,現戎豐公司已代其繳納,原審法院判令俞朝陽向戎豐公司支付該18,953,854.40元補繳稅費,符合雙方合同的約定。俞朝陽申請再審主張該補繳稅費應由戎豐公司與其共同承擔,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再審審查聽證時,戎豐公司提交材料稱,補繳稅費系根據交易時真實價格計算,并非因補繳時市場價格變化導致總體稅費大幅增加。俞朝陽認為其交易時預期的總成本為不超過4800萬元,而補繳稅費遠遠超出其交易時預期,但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難以成立。再次,滯納金11,752,274.15元雖然是稅務機關針對戎豐公司未繳納18,953,854.40元稅費作出的處罰,但如前所述,依據俞朝陽與戎豐公司的約定,該18,953,854.40元稅費本應由俞朝陽繳納,亦即雙方另行訂立合同作為納稅依據,以期大幅減少應繳納的稅費,俞朝陽系直接受益人,故該滯納金11,752,274.15元實質上系俞朝陽未繳納18,953,854.40元稅費而導致的。鑒于戎豐公司亦協助逃避稅費,并為此出具了股東會決議書及其與俞朝陽簽訂的《珠海市房地產買賣合同》(2013年9月9日),原審酌定戎豐公司對補繳的稅費滯納金亦承擔20%的責任,亦屬妥當。俞朝陽申請再審主張該滯納金11,752,274.15元應由戎豐公司全部承擔,缺乏事實依據。戎豐公司于2017年4月11日便代俞朝陽補繳完畢18,953,854.40元稅費及相應滯納金,原判決判令俞朝陽向戎豐公司支付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自2017年6月6日起計至實際清償之日止的相應利息,并無不當。

  綜上,俞朝陽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俞朝陽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張勇健

審判員  江顯和

審判員  楊蕾

二〇一九年九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胡夏冰

法官助理  王智鋒

書記員  潘海蓉